主页 > 活动 > > 正文
不会说方言的人,你的故乡在哪里?

不会说方言的人,你的故乡在哪里?

主办方:

时 间:

地 点:

分享到:
详细介绍

不会说方言的人,你的故乡在哪里?

一位老师正在上语文课。

乡音留给我们的,除了乡情,还有许多复杂难言的文化沉淀。“乡音无改鬓毛衰”,如果遗忘了乡音,我们还记得自己从改哪里来吗?

若干年前,网上流传着一篇《爱广州的N个理由》,其中有个理由是“好听的粤语,好听的粤语歌”,足见广东人对粤语的自豪。

而广东话好听,主要是因为音调丰富。香港填词人黄伟文也说过,不懂广东话的人,不会懂得广东歌的特别,因为广东歌要根据粤语九音来填词,而其他方言歌曲都不会像广东歌这样,需要如此准确地“入榫”。

本地人视为经典的方言剧,外地人看了可能会“笑不出来”。/ 《外来媳妇本地郎》

但粤语遇到其他方言时,就会“鸡同鸭讲眼”,不好使了。语言学者李倩有一次到上海,上了出租车,跟司机说去“番(Pān)禺路”。

“哪里?”上海大叔仿佛没听说过这个地方。

“番(Pān)禺路,近虹桥路。”

司机这回听明白了,没忍住他作为“上海宁”的骄傲,当下就鄙视了一下这位“乡下人”:“那是番(Fān)禺路好不啦!”

对广东话稍有了解的人自然知道,“番禺”的“番”在广东话念成Pun1,换成普通话也念成Pān,是因为“古无轻唇音”。粤语里面保留了相当多的中古音。

小说《繁花》用上海话写作,造成巨大的反响,后改编为话剧,人物对话同样使用沪语。

在中国的方言谱系上,吴语原本比粤语更为古老。但由于上海急剧城市化,而上海话却得不到提倡,导致上海话被其他年轻方言同化,甚至还出现了俗气化的现象。

01.上海话为什么“不好使”了

上海读者读到这里先别着急,说沪语变俗了,不是外地人说的,而是上海人自己的反省。

上海话乐队“顶楼的马戏团”的一首《海风》。

十多年前,沪上文人魏心宏在网上发表过一篇宏文叫《永别了,上海话》,里面便提到上海话的低俗化问题:“上海话在缺少社会引导的前提下,任由老百姓尤其是一些文化水平不高的社会阶层来创造,语言日益变得粗糙和粗俗起来,以至于越来越多的非常难听的口语开始在上海话中蔓延,例如帮帮忙、拐浪头、开大兴、拗身段之类。”

针对上海民间的沪语推广运动,来自上海的历史学家陆扬也曾指出:“上海话是一种比较俗气的方言,是一种还没有进化到高级阶段的方言,要推广首先要提倡更典雅的上海话,而不是一味乱推广。”

城市化无疑挤压着沪语的生存空间

但过去老上海人那一口典雅、悦耳的吴侬软语,现在已经很难听得见了,如何推广?比如新一代上海人的口头禅“我帮侬讲”或“我告侬讲”,在老上海人听来就有点粗鲁不文,恶声恶气。

今年上海市“两会”期间,上海滑稽剧团副团长钱程还对代表们吐槽过这种新沪语:“啥事体?讲话又不需要帮忙,告要到法院里去告。一定要说‘搭’‘忒’,‘我搭侬讲’或者‘我忒侬讲’。”

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,陆陆续续有人发现上海年轻人不会讲上海话了,要讲也是夹杂着北方官话的语法和词汇,既不像沪语,也不像普通话。

外来人口的涌入也在稀释上海话群体。/Yiran Ding

不但如此,很多上海小孩也无法用沪语跟父母、祖父母交流。2003年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濒危语言特设专家组发布文件《语言活力与语言濒危》,按代际之间的语言传承,将一门语言的濒危程度分成六级,沪语显然已经到了“肯定濒危型”,且在滑向“严重濒危型”。

肯定濒危型:该语言再也不作为孩子们在家庭里学习的母语。因此,最年轻的语言使用者就是父母辈。在这一个阶段,父母可能对孩子们讲本族语言,但他们的孩子们不用本族语言回应。

严重濒危型:该语言只有祖父母辈和老一代人才会讲了。父母辈一代人可能还会讲该语言,但是他们不再对孩子们讲该种语言。

虽然上海话已经不是昨日的上海话,但这并不妨碍一些上海人的方言自豪感。

在《永别了,上海话》的网友评论中,有一位嘉定人谈到他初到上海读大学的感受:“市区人民的口音日渐变得奇怪甚至完全失去沪语的感觉,却依然自我感觉良好:我是上海人,不管我说的口音如何我说的就是上海话,其他人说的统统都是乡下话。”

经典沪语喜剧《老娘舅》是一代人的记忆

实际上,上海话恰恰起源于今天大上海的郊区。

据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教授周振鹤、复旦大学中文系吴语研究室主任游汝杰合作撰写的著作《方言与中国文化》,上海话较早的源头并不是苏州话、宁波话,而是宋元时代华亭县的“土话”,而华亭县土话跟嘉兴话的关系比较近。

华亭县后来改称松江县,从里面分出了上海县。论资历,上海话要喊松江话一声“爸爸”,喊嘉兴话一句“爷爷”。

02.粤语:曾经也是民间土话

粤语的产生年代晚于吴语,使用人口也不及后者,但粤语的保育情况却好得多。

八十年代开始,随着香港电影和香港流行曲风靡全国,粤语更成为了中国最时髦的方言。在内地某个十八线小县城,一个完全不讲粤语的地方,年轻人唱粤语歌,看港片,一口港式粤语学得有模有样。这种流行程度,是上海话乃至于吴语都无法想象的。

因为很早开放贸易,今天的粤语之中,保留了很多外语词汇。

粤语在粤语区的流行文化中,并非一直都这么强势。上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,香港本地语言的鄙视链是“英语>国语>粤语>潮州话、客家话等其他方言”,能够看英语“生肉”电影的人最有文化,看国语片的人次之,粤语及其他方言只是在底层小百姓中流行的土话。

1980年代之前,香港影坛长期都是国粤语电影双雄竞争,且国语片占据上风。邵氏电影大部分名作,如《独臂刀》《刺马》《倾国倾城》等,都是国语片。粤语长片和粤剧电影虽然也很流行,但题材重复,演员来来去去都是那么几个,且越来越粗制滥造,难登电影节的大雅之堂。

与此同时,乐坛上流行的也是英文歌与国语歌,粤语歌曲长期由粤曲统治,坊间的粤语流行曲还没走出“咸水歌”的阶段。在周星驰电影《逃学威龙》(1991)里,张敏饰演的女教师向学生提议一起表演话剧《雪姑七友》,男同学们马上耍流氓唱起了尹光的歌曲《雪姑七友七个小矮人》。

这是六七十年代流行于民间的一首粤语歌。当时的粤语歌,多的是“荷里活有间大酒店,三个肥婆学踢波”之类的歌词,内容过于俚俗,只能流传于庙街这样的市井地区。

许冠杰还饰演过《笑傲江湖》里的令狐冲。

1972年,TVB喜剧 《双星报喜》第二季开播,罕有地播出了一首非英文歌——许冠杰的首支粤语歌《铁塔凌云》。两年后,许冠杰把这首歌收入他的首张粤语专辑《鬼马双星》,开始着力对粤语流行歌进行改造升级。

热门文章

  • 洛阳市第一中医院南院让脱臼了的孩子明
    洛阳市第一中医院南院让脱臼了的孩子明

    洛阳市第一中医院南院让脱臼了的孩子明

    洛阳市第一中医院南院让脱臼了的孩子明天来吧?这是人话不?

  • 搞笑段子: 事变初期, 陪着率领去表面开会
    搞笑段子: 事变初期, 陪着率领去表面开会

    搞笑段子: 事变初期, 陪着率领去表面开会

    搞笑段子1捡到了一百块,一大度妹子说是他掉的,我不兴奋了,问她:“你有什么证听说是你掉的么?”她:“这是

  • 高端旅馆“杯子的奥秘”, 在美国“剧情
    高端旅馆“杯子的奥秘”, 在美国“剧情

    高端旅馆“杯子的奥秘”, 在美国“剧情

    11月14日,微博博主“花总丢了金箍棒”发布了视频《杯子的秘密》,视频中曝光多家高端酒店使用客人留下的脏毛巾

  • 对前任念念不忘,藕断丝连,最容易吃回
    对前任念念不忘,藕断丝连,最容易吃回

    对前任念念不忘,藕断丝连,最容易吃回

    有些人在爱情中,永远都有一颗念旧的心,不管怎样,对旧爱就是有一种特殊的感情,即使分手后,两个人也是藕断

  • 国防大学政治学院赴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
    国防大学政治学院赴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

    国防大学政治学院赴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

    | 11月1日至9日,国防大学政治学院60名学员、10多名教员和工作人员,在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展开了以ldquo;不忘初心、

  • “黑室”:中国谍海战线上的第一外援
    “黑室”:中国谍海战线上的第一外援

    “黑室”:中国谍海战线上的第一外援

    国民政府交通部上海国际电信局电讯专家温毓庆认为,中日战争迟早会爆发,中国应组建自己的ldquo;黑室rdquo;,以破

  • BK:美元看涨行情真的到头了?小心英国
    BK:美元看涨行情真的到头了?小心英国

    BK:美元看涨行情真的到头了?小心英国

    FX168财经报社(香港)讯 过去一周,脱欧成为市场最大的亮点,英镑走势跟随消息变动剧烈波动,市场接下来关注特蕾莎

  • 《仙剑3》9年后,重楼当老板,茂茂成赢
    《仙剑3》9年后,重楼当老板,茂茂成赢

    《仙剑3》9年后,重楼当老板,茂茂成赢

    《仙剑3》9年后,重楼当老板,茂茂成赢家,只有邪剑仙让人心疼《仙剑奇侠传3》这一部古装玄幻电视剧,对于大多

  • 有妇科炎症的女人,常用“它”泡水喝,
    有妇科炎症的女人,常用“它”泡水喝,

    有妇科炎症的女人,常用“它”泡水喝,

    对于女性来说,妇科炎症应该都不陌生,因为大多数的女性在一生中都可能会患上妇科炎症,其发病率非常高,是一

  • 羽绒服破旧别直接扔了,学聪明人这一招
    羽绒服破旧别直接扔了,学聪明人这一招

    羽绒服破旧别直接扔了,学聪明人这一招

    羽绒服破旧别直接扔了,学聪明人这一招,家里又多一张羽绒被!现在人们的物质生活已经越来越发达了,我们每年

人物观点

更多 >
人物要求享骑电动车退款
人物在长沙南站坐出租车被宰
人物潘玮柏演唱会突然宣布结婚, 无尾

推荐专题

更多 >

合作协会